古村,非遗,酒......红地起乌衣徐岙底乡村展

2020年1月4日,由安徽大学创新发展战略研究院、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筱村镇人民政府、左靖工作室、墟里(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主办的“徐岙底札记”展览于西安大都荟Localand开幕,展览分别于展厅A-Localand D11 西安市城市影像博物馆、展厅B-Localand D28 碧山工销社·西安店进行展出。“徐岙底札记”集中展示了左靖工作室对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徐岙底村一年时间调研之后的成果。这一展览也是继今年7月在徐岙底村红粬展馆举办的“红地起乌衣”乡村展览的在城市空间的延续。

8000户常住民,800万年游客,迷一样的轻井泽

8000户常住民,800万年游客,迷梦一样的轻井泽,中国文旅小镇的圈子里,已言必称轻井泽。轻井泽町位于长野县东南部,东京的西北方,距离东京180公里,占地165万平方公里,四季有景,1957年,明仁天皇与皇后美智子在轻井泽因网球比赛相遇相识,造就了一场轰动日本全国的浪漫情恋。

中考降到小学难度,分配生要出,学区房掉价,培训班失效

目录 隐藏

这两天有个特别有意思的事儿,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


杭州那边很多家长都在抱怨说,这次中考题目实在太简单了。




题目简单到什么程度呢?


很多参加中考的小朋友反映,根本没有需要思考超过5秒的题目。


一张数学卷子四十分钟就做完了,基本是小学难度。


英语是初一难度,科学瞄了过去,基本是一眼全会。


很多家长更是在吐槽,数学2a+3a等于几,英语apple怎么拼这些玩意还要中考?



自己家隔壁幼儿园大班的孩子,做2a+3a也是脱口而出,拼写apple更是毫无压力!


不少孩子考完出来就直接拼上段子了:


小学毕业就可以来参加中考了,在考场上半小时就答完了,剩下的时间都在数羊。


不知道中考降低难度的动作你,是杭州那边的个例,还是全国未来都会这么铺开。


如果全国推行的话,从某种意义上讲,课外辅导班和学区房又一次遭遇了重锤。


这可能也会成为,未来义务教育公平化的一个新方向。


01


前两天我们写这篇《教育资本化要结束了》的时候,说后面会有一系列政策限制校外培训机构。


当时很多家长是不服气的,说只要中考的难度不变,市场需求就一直在那里,限制是限制不住的。


因为想上好大学,就要考重点高中。想上重点高中,就要中考有个好成绩。


很多地方中考的题目,近两年是越来越难。不上培训班,孩子很多题目根本就不会做。


这些家长说的确实也没错,过去有段时间,中考作为选拔性考试,题目确实出得比较难。


一些出卷的教研员,甚至以把学生考倒考垮为荣,美其名曰要把中考和高考接轨。



很多家长也在抱怨,这一边打击校外辅导,不准超纲学习,一边考试超纲,这是要闹啥?


解决这个问题也很简单,杭州已经给了我们很好的案例,降低中考难度啊。



中考难度降低以后,考察的都是基础知识。这时候大家能比的,只有细心和不偏科。


只要不超纲考试,没有偏题和难题。大部分学校里的教育,都是可以满足考试需求的。


课外辅导班额外学的那些解题技巧,还有超纲的知识,也就没意义了。


除去降低中考的难度,打击课外辅导班还有个组合拳,是占据孩子们的课余时间。


任何一个培训机构,最大的竞争不是来自同行,而是来自时间。因为想去培训,首先需要这个孩子有时间。


如果一个孩子课后没时间,周末没时间,寒暑假也没时间,那培训机构就可以洗洗睡了。


现在监管针对课外培训机构的几个大招,基本都是和时间相关的。


比如最近首先出台的就是,提供义务教育课后服务,大幅延长学生大的在校时间。



当初课外班之所以会泛滥,很大程度上和孩子们放学太早有关。


小学生三点钟就放学了,他不上辅导班还能去干嘛,总不能大街上溜达吧,现在等于是补上了这个窟窿。


而且看趋势的话,后面可能不光是课后,周六乃至寒暑假,学生们的时间都会被逐步填满。



02


降低中考难度以后,新的问题也产生了。以前大家考重点高中,是要硬碰硬比拼中考成绩的。


按照每个人考试的总成绩,还有在全市的相对排名和志愿顺序,从高分到低分择优录取。


现在中考难度降低了,大家分数差异很难拉开,人人都能考出好成绩。


那靠啥筛选学生?又怎么决定谁能上重点高中呢?分配生制度。



所谓的分配生制度,说的是在中考统招之前增加一个批次,先进行名额分配招生。


这项改革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了,现在算是逐步开始落地阶段了。


目前大多数一二线城市,都要求辖区内所有优质高中,拿出50%以上的招生名额,分配给区域内所有的初中。


而且这个比重在未来,可能还会不断加大。比如浙江就表示,未来优质高中70%招生名额,会按学生比例分配到各初中。


在分配生制度下,初中升高中的考评模式,不单单是中考成绩,而是中考成绩+综合素质评价。


中考采取省级命题的模式,不超纲考试,把课程标准作为命题依据。


重点高中用指标分配的方式招收学生,公办普通高中按照规定的招生计划来。


能不能拿到优质高中的分配生名额,主要看你平时在学校内的相对排名。


只要校内相对排名在前10%,中考成绩又过了基准线,就能拿到分配生名额。


这意味着不管你在什么区域什么学校,只要在自己学校里成绩相对靠前,都有可能进入优质高中。


有些普通中学,甚至还会享受到倾斜政策,会拿到的名额会多一点。


在分配生制度之下,能不能上好高中,比拼的是平时你在学校的相对排名。


这意味着你去越好的学校,想要在校内排名靠前,难度就越大。


这种情况下资质中等的孩子,完全没必要舍近求远,挤破头的去买昂贵的学区房了。


因为按照他们的资质,跑到好中学去,是没办法进入前10%的。


想通过裸考走统招,可能难度会更大。因为分配生拿掉70%的名额之后,剩下给统招的只有30%。


最好的选择可能是,去一个相对一般的中学,争取进入学校的前10%,拿分配生名额。


当然了,对于天资最优秀那批孩子来说,比如好学校里面的前三前五,是始终都没啥影响的。


因为好学校也有分配生,天资出众的孩子去哪个学校都一样。在哪都能上重点高中,去985大学。


在这种情况下,之前靠学区房进好学校和大量砸钱课外辅导,跻身优秀的那批中等资质的的学生,路会变得越来越窄。


这批孩子之前是靠学区房进好学校,课外辅导砸钱刷题的优势,才能考高分进重点的。


在分配生制度下,这批中等资质的孩子去越好的学区,竞争压力越大。


因为好学区大家都鸡娃,大家拼命刷题导致校内竞争非常激烈。


这种情况下想排到学校前10%,通过分配生走重点高中的难度,就会加大。


中考题目这么简单,你想通过课外辅导班苦读提高分数优势,其实效果也不大。


这就导致了在分配生比例提高到70%的情况下,通过裸考去重点高中几率简直太低了。


降低中考难度和分配生制度叠加,带来最终的效果就是:


买学区房往好小学和好初中挤,已经失去了意义。去上课外辅导班拼命刷题,也失去了动力。



03


从某种意义上说,降低中考难度,增加分配生名额,是推进教育公平最容易搞,也是最没有阻力的事儿。


把考试的难度系数降低,然后按照学校的人数和比例,来分配重点高中名额。


等于说无论你在哪个学校就读,只要在同班或者同年级拔尖就可以。没必要非去好学校,高价买学区房就失去了意义。


降低考试难度以后,主要考察基础知识和细心程度。没有了偏题和难题,大部分校内教育都没啥问题。


课外辅导班额外学的那些解题技巧,还有超纲的东西,也就没意义了。


这也是为啥我们会说,杭州这个降低中考难度的举措如果全国铺开,会对学区房和辅导班造成极大打击。


这里肯定有人会说,中考难度这么低,尤其是理科的考察难度这么低,不利于国家筛选人才啊。


你看你自己也说了,国家需要的是筛选人才,又不是筛选做题家。


你娃天生是牛娃,随便出去走两步,各种牛逼学校就会上门开找你,各种条件随便你提,孩子来就好了。


到时候你最大的烦恼不是找不到庙门,而是这帮招生老师真烦人。


不信的话看看北大的韦东奕,这种天才是不是任何学校随便选,毕业了大学还要想办法留。


没这个待遇,就要面对现实。你娃不过和芸芸众生一样是个普通人,别假装什么人才不人才了。


而且上过高中的应该都知道 ,高中阶段是很忙的,没太多时间上课外辅导。


这个阶段大家比拼的是智商,辅导的作用也不大。如果努力能解决一切,还要智商干吗?


教育的最终目的是选择有天赋的人,不是会做题的人。有高考的难度系数在,一样不耽误国家选拔人才。


现在只是把竞争阶段推后,避免了义务教育阶段就开始拔苗助长,滥竽充数。



04


前两天写《教育资本化要结束了》的时候,有人留言说了句很搞笑的话,


限制大众辅导班,会让教育变成有钱人的专属,最终会导致社会出现固化。


说起来中产一直有三大幻觉:


认为自己有一定资产,认为自己这个群体有一定影响力,认为自己勤奋就能保证孩子通过教育不下滑。


也正是因为这样,导致了很多中产阶级,动不动会拿自己和有钱人做对比。


也导致有些中产会认为,有钱人家的孩子是靠学区房和辅导班,来和自己竞争的。


其实说这个话的人,既没有搞清楚啥叫社会固化,也没搞清楚有钱人和中产,从来不在一个赛道。


所谓的社会固化,说的是普通人通过奋斗,没办法变成中产,丧失了奋斗的欲望。


多个发达国家的经验也表明,社会上普通人到中产的上升通道,是必须维护的,只有这样人们才相信个人奋斗可以改变生活。


什么是普通人呢?可以想想最近新闻上披露的这段话,我国有6亿人月收入1000块钱,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普通人。


所谓的阶层流动,其实主要说的,就是这些普通人到中产的不断流动。


普通人是怎么变成中产的呢?自然是有人上来,还有人要下去,这才叫社会流动啊。


而不是有些中产一厢情愿以为的,只有自己更上一层楼,才叫社会流动。


因为中产是不可能出现固化的,因为没有掌握生产资料,中产向下的大门倒是永远敞开着。


虽然很多中产总怕有钱人通过教育和自己竞争,其实就算进名校,有钱人和你的方式也不一样。


他们可以用各种资源和路径换取教育,并不是靠学区房和辅导班的。虽然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有人出生就在罗马啊。


对这帮有钱人来说,教育资源就是可以用钱买的,如果没买到,那就是钱花的太少了。


因为手里资源足够,所以他们会很自然的避开国内教育的竞争,瞄准国际教育这个路径。


比如之前某制药公司老大赵某的女儿,花了650万美金找中介,铺平了前往斯坦福的路。


后面姑娘不是还搞了个直播,说自己是个普通女孩,介绍了自己去斯坦福的成功经验。


小姑娘告诉大家:“只要你梦想,朝着自己的目标去努力,那就问心无愧!”


梦想大家确实都有,只是其他普通女孩手里没有650万美金,也就实现不了和她类似的梦想。


同样的,著名地产商潘老板拿出1500万美金捐赠给哈佛大学,1000万美金给耶鲁大学。


后面没过几年,他儿子也凭借自己的努力,考进了哈佛大学读书。


这些事情,我们都在之前的这篇《能力之外一切资本为零》讲过。


对真正的富人而言,其实名校只不过是他们人生中的一个阶段,也就是去镀个金而已。


他们并不需要靠名校学历这块敲门砖,来谋取生计或者行走江湖。


把自己和有钱人放在一起对比,认为自己是通过教育和人家竞争的中产,可以摸摸口袋,再拍拍脑袋,再看看人家有没有和你竞争的必要。


口袋里有多少资金,最终决定了你脑袋里,会执行哪种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


学校要求素质教育,有钱人可以从小学马术,打冰球,甚至曲棍球这种小众玩意。


要求社会责任,那孩子就去北极探险,去尼泊尔支教,去非洲搞清洁饮水工程,去太平洋拯救海龟。


想发论文现在也有的是商业项目,哈佛的教授可以带着你做实验,中科院的导师也可以带着你发论文。


可以看出,中产和富人在孩子教育上,压根不在一个赛道,也不会在一个维度上解决问题。


所以压根谈不上什么,限制大众辅导班,会把教育变成有钱人的专属。


限制这些课外辅导班,不过是为了让中产家庭资质中等的孩子拿掉外挂,在义务教育阶段和普通人家的孩子们公平竞争。


只要真的天赋优秀,无论家庭条件好坏,在国内都能脱颖而出,这才是社会公平。



05


学区房和课外辅导班,大概是最能体现所谓中产焦虑的东西。


不管是砸锅卖铁买学区房,还是拼命鸡娃上辅导班,都是中产的专利。


学区房这玩意,低收入家庭压根不考虑。因为根本买不起,能买个居住的房子都不错了。富人也没那么在乎,他们有自己的资源和渠道。


唯有中产家庭比较在意这玩意,本身在社会中的位置不上不下,总是想通过教育巩固自己的家庭位置。


很担心自己这代人的努力,到了下一代一不小心,又滑落回去了。


中产的美梦是花大价钱投入到学区房和辅导班以后,提高自己孩子的竞争壁垒。


国家的想法是义务教育阶段就要公平,中产必须和普通人家补不起课的孩子,在同一水平竞争。


抛开学区和辅导班这些外挂以后,大家可以硬拼天赋。其中天赋牛逼的孩子才能脱颖而出,为社会服务。


这也是为啥国家在努力消除义务教育阶段资源差别的时候,中产们不光反对,而且主动通过学区房和辅导班强化。


一面嘴里担忧着社会固化,另一面却企图通过学区房和辅导班,阻碍普通人家的孩子加入竞争。


悲剧的是,中产能凭借的东西,也就只有学区房和辅导班了,不过这玩意效果也变得越来越差了。


浙江各地今年大大降低中考难度,让你鸡娃白鸡,刷题的白刷,这一招很灵。


山东省明年一年级上学期搞成幼小衔接形式,也会让提前学的孩子白学。


很多家长自己是学霸出身,读了名校以后赶上了时代红利,所以改变了自己和整个家族的命运,所以就有了路径依赖。


但是他们没想过的是,如今他们的孩子,不管读书好坏,其实已经不能从本质上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了。


时代红利过去以后,教育的回报早就不一样了。自己的成功路径,是不可能被自己孩子复制的。


多了不用讲,你只要想想80年代毕业的大学生什么样,90年代毕业的什么样,现在什么样就明白了。


社会快速发展阶段过去以后,大部分人的教育,已经慢慢变成一个消费品,而不是投资品。


到了这个阶段,父母的收入多少,手里有几套房,社会地位怎么样,才是决定你孩子和家庭命运最关键的。


有在那边焦虑的功夫,还不如去努力工作。在一线强二线城市多攒套新房,这个可能比什么985、211,更能保证孩子未来过的不错。


要知道真正的命运,从来不取决于你买了学区房以后,孩子去了上哪所中学或者小学。



尾声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未来政策导向不变,在国家促进义务教育公平的背景下,下面几件事大概率会发生。


一、那种不具备居住价值的老破小学区房的溢价,会被政策和新生儿的减少打掉,回归其本来价值。


一方面中考降低难度+分配生制度推行的话,中产家庭资质中等的孩子没必要往好学校挤,挤进去上好高中只会更难。


另外一方面新生儿出生率持续下降,使得教育资源有了冗余。


最后一波婴儿潮是在2016年,这一年是我们全面放开二胎的时候。


出生人口达到峰值1786万,这也是最近五六年新生人口的峰值。


这年以后新生儿在持续下降,到2020年已经只有1000万出头了。


如果我们计算孩子6周岁入学,那么2016年出生的孩子,会在2022到2023年入学。


这也是从全国范围看,最后一波入学的峰值了。2023年以后适龄入学人口会开始逐渐减少。


适龄入学人口在2023年开始逐渐减少之后,大多数城市对优质教育资源的竞争烈度,会出现下降。


不管哪一点,对这类老破小学区房都不太友好。我们的预期是,未来几年这类老破小学区房的溢价,会被逐步打掉。


如果手里有这种因为学区加持,带来很大溢价的老破小,自己又用不到的话,建议尽早趁高价处理掉。


二、未来的大趋势一定是双休日不允许学科培训,寒暑假也不行,平时则会限制时间。


比如平时学科培训,要求必须20:30结束。这里可能有家长要问了,多出来的时间孩子干嘛呢?


一个可能的选择是,周六会通过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让孩子到校参加兴趣班。


内容很可能是艺术、手工劳动、安全教育、生命科学和体育这类课程。


这里面最重要的是体育,三五年以后,语文和体育很可能会变成学生中考里最重要的一环。


从杭州这次中考看,已经有这个趋势了。数学、科学和英语都很简单,主要是靠语文拉分。


三、未来职业教育培训行业,可能会迎来大发展。因为国家已经开始把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放在同等地位了。


文章的最后,想说的还是那句话。决定一个人成功与否的因素很多,教育背景只是权重很低的一项。


从过往经验看,权重最高的,其实是爹妈的身价、地位还有基因。


以及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言传身教的影响,和长大以后能给予的资源支持,才是最重要的一环。


与其焦虑的鸡娃,还不如自己多努力一点,提高自己的占坑能力,多积累一点财富才是王道。


转自微信公众号:炒股拌饭


留言板

姓名:

电话:

留言: